刘彻非嫡非长,为什么能够当上太子,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2020-10-01 01:56 | YWYF | 来源:Sfnews

文案筹谋、监制:袁载誉;文案:圆脸兔

作为一个封建大国,古代中国社会以及皇室自周朝开始,就一直遵循着明日宗子继续的宗法制度基本原则。

“立明日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一个家族、一个皇室,谁人尊崇的位子,那令人艳羡的泼天财富,都必须让明日宗子继续,没有明日宗子也要明日子才行。数千年来,古代皇室一直遵循着这个原则,倒也没怎么变过。可是,凡事总有列外,好比说,千古一帝——汉武帝。

汉武帝,刘彻,汉景帝刘启的第十子。其生母王尤物家族消灭,身份不高,对刘彻压根没什么助力,也就是说刘彻不仅非明日非长,还没外戚助力,但厥后却继续西汉大统,成为了历史上为人称颂的千古一帝,这就很令人费解了。

据《史记》纪录,刘彻被封为太子的原因是“栗姬负罪,王氏乃遂”,那么其时究竟发生了什么,让非明日非长的刘彻成为了太子呢?

栗姬嫉妒,刘荣为母所累

生为汉景帝的第十个儿子,母亲在成为妃子之前成过亲、生过孩子,家族也消灭殆尽,既没有显贵的身份,也没有家族助力,刘彻可以说是一点点登位的时机也没有。可是,再倒霉的形势也架不住他生掷中的“两大朱紫”在旁边的勉力“助攻”,硬生生地把他推上了太子之位。

这第一位朱紫,自然是“栗姬负罪,王氏乃遂”中的绝对女主人公——栗姬。

早年深受刘启痛爱,连生刘荣、刘德、刘阏三子,栗姬的人生可谓是早早地就步入热潮,但这并不意味她的人生巅峰就到此为止了。

公元前153年,栗姬宗子刘荣被汉景帝封为太子,一时间栗姬在汉室皇宫中可谓是风头无二,人生彻底到达了巅峰,而此时的刘彻仅仅只是被封为了胶东王。

古语有言,树大招风,但同时,一小我私家一旦在高位久了,她多数就会“飘”,事实告诉我们,栗姬显然就是这样一小我私家。

得宠过久,栗姬的心态早已不是当年刘启还是太子的时候那般平淡和小心翼翼了,儿子是太子,自己是宠妃,她自我感受像在云端之上一般,似乎距离皇后之位仅仅只有一步之遥了,于是,她开始膨胀,嫉妒所有和刘启亲近的妃子,因为这会使她萌生一种自己已经被此外女人逾越的感受。

“把一手好牌打烂”,用来形容栗姬再合适不外。越来越强烈的嫉妒,让她在刘启说出“待他百年之后,希望栗姬可以善待那些后妃”这句话时,理智尽失,选择破口痛骂。这让原来就因为栗姬年迈色衰而心生不耐的汉景帝越发厌恶她了,在无形之中,也厌恶上了刘荣。

日积月累的厌恶仅仅需要一根引线便可发作,然而,这是此时的栗姬和刘荣没有预推测的。

馆陶助力,刘彻上位

在栗姬一天天地作妖,忙着帮自己儿子的倒忙的时候,刘彻的第二位朱紫“馆陶公主”也没有闲着,她忙着和未来的大汉天子攀亲。

对于野心家馆陶公主来说,让自己的女儿做未来的皇后,是她维持自己荣耀的最好方法。抱着这种想法,馆陶公主首先向年满十八岁,但还未娶正妻的刘荣抛出了橄榄枝。

她兴致冲冲地去找栗姬商谈这件事,“没人会拒绝自己的美意,究竟自己是天子的胞姐”,馆陶公主如是想到。但事情总是出乎她的意料,心中记恨馆陶公主一直不停往刘启身边送女人的栗姬,十分爽性地一口谢绝了馆陶公主,硬生生地把馆陶公主气走了。

这下子,栗姬心里倒是出了口恶气,但颜面扫地的馆陶公主却开始记恨起她,愈演愈烈的抨击心理让厥后发生的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了起来。

日复一日在刘启身边贬低、诬告,馆陶公主立誓要将栗姬扳倒,把刘荣从太子之位上拉下来,与此同时,她也没有放弃让自己女儿当上皇后的理想,选择另一个“太子”是她心中最为疯狂的欲望。很快,母子二人都深受汉景帝喜爱的王尤物和胶东王刘彻入了她的眼。

一拍即合,王尤物和馆陶公主顺利定下儿子、女儿两门亲事,结成同盟。

久而久之,馆陶公主的贬低之语以及王尤物托人在朝堂上的黑暗施力让刘启彻底发作,栗姬被冷落,刘荣被废,一时间,母子两人成为宫内最大的笑柄。

尔后,险些是顺理成章一般,紧接薄皇后被废、栗姬失势、刘荣被贬其后的是王尤物被封为皇后,刘彻登上太子之位。

栗姬造作、馆陶助力,这两个女人在一定水平上成就了刘彻的太子之位。

助力、努力

非明日非长,刘彻能够登上太子之位,是别人的助力,但同时也是他自己的努力。

诚然,栗姬冒犯馆陶、天花乱坠,徒惹刘启厌恶,牵连自己的儿子是刘彻上位的一大原因;馆陶公主的勉力相帮更是让他如虎添翼。但,我们往深处看,在众多皇子中,馆陶公主为何独独看中了年龄尚小的刘彻,究其基础,是刘彻自己就够努力、够优秀。

汉景帝选择立刘彻为太子 ,或许其中有馆陶公主助力的身分,但我想,一个帝王之所以为帝王,就在于他不容易为别人所左右,刘彻能够登上太子之位,更大的身分在于汉景帝,在于刘彻自己。

参考资料《史记·外戚列传》、百科词条“栗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