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中院发布八起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


2020-06-05 02:03 | YWYF | 来源:Sfnews

目 录

一、李某诉南阳市生态情况局情况掩护行政处罚案

二、杨某诉原邓州市林业局林业行政处罚案

三、河南省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诉杨某甲等3人情况污染责任民事公益诉讼案

四、南阳市人民检察院诉华某破坏林地情况民事公益诉讼案

五、邓州市人民检察院诉王某某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六、被告人葛某一等5人非法占用农用地、强迫生意业务、寻衅滋事案

七、南召县人民检察院诉李某某等4人污染情况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八、被告人曹某某非法捕捞水产物案

李某诉南阳市生态情况局情况掩护行政处罚案

【基本案情】

原告李某谋划的库汊养殖场位于鸭河口水库上游皇路店镇孟山村后庄组,位于高程177米以下区域,属于鸭河口水库饮用水源地一级掩护区。被告南阳市生态情况局在现场检查时,发现该库汊与鸭河口水库毗连处设置有围挡,遂向原告送达了宛环罚责改(2017)第30号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决议书。2017年9月27日,被告认为原告在鸭河口水库饮用水水源一级掩护区内从事围汊养殖运动,决议对此立案观察。后被告依据《南阳市白河水系水情况掩护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一款之划定,作出了宛环罚决字(2018)第1号行政处罚决议书,决议:1、责令原告停止违法行为;2、对原告处以罚款五万元。原告不平,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打消上述行政处罚决议。

【裁判效果】

法院认为:修改前的《南阳市白河水系水情况掩护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一款划定,“在饮用水水源一级掩护区内从事围汊养殖、餐饮或者其他可能污染饮用水水体运动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情况掩护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五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停止本案一审起诉时,南阳市鸭河工区皇路店孟山村后庄水库的原告库汊区域的围汊一直存续。就“围汊”行为而言,有现场检查照片及笔录证实,且经原告认可并无异议。原告在以上行政处罚法式中的陈述属于自认,具有相应执法效力。被告基于原告的自认以及现场检查情况,对养殖行为予以认定并无不妥。遂讯断驳回原告李某的诉讼请求。

【典型意义】

本案是适用《南阳市白河水系水情况掩护条例》作出裁判的司法第一案。白河是南阳的“母亲河”,是南阳人民赖以生存的重要水源,是支撑南阳经济社会生长的重要资源。近年来,南阳市委、市政府接纳了多种措施,鼎力大举开展掩护“母亲河”行动,综合整治白河水系,全力停止水情况恶化。南阳市人大常委会为此制定了第一部地方性法例《南阳市白河水系水情况掩护条例》。法院应当贯彻新时代情况资源审判之司法理念,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不停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优美生态情况的需求,切实保障人民群众在康健、舒适、优美生态情况中生存生长的权利,切实发挥行政诉讼解决行政争议、掩护正当权益、监视依法行政之立法目的。

杨某诉原邓州市林业局林业行政处罚案

【基本案情】

2018年10月31日,邓州市森林公安局出警发现,原告裴营乡军杨村九组队长杨某联系刘某,在未管理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挖掘裴营乡军杨村村北面一条工具路的路旁的风物树,共计被挖26棵。后民警责令原告回填被挖树木。经现场勘查,认定被挖树木全部为栾树,共计立木蓄积2.085立方。2018年12月29日,原邓州市林业局凭据当事人的询问笔录、现场勘验笔录等证据,认定原告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划定,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一款,对原告作出邓林罚决字[2018]第042号林业行政处罚决议,决议对原告处以下行政处罚:滥伐林木价值14300元的两倍罚款,共计28600元。原告不平,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打消上述林业行政处罚决议。

【裁判效果】

法院认为:行政处罚的工具是违法行为人。原告杨某作为直接联系刘某挖树、卖树、商议价钱生意业务等行为的实施者,属于违法行为人,应当接受处罚。本案涉及的26棵栾树根部土壤已经被挖出坑洞,树木根部土壤已经与原种植土壤分开,其违法行为已经实施、违法状态已经成就。至于原告等人在执法人员的要求下,重新种回树木的行为属于“补种恢复”的消除违法行为结果的领域,不能成为违法阻却事由,但可以成为处罚裁量时从轻或者减轻的情节。被诉行政处罚决议在事实认定、执法适用、法式遵循、裁量权运用等方面并无不妥之处。故讯断驳回原告杨某的诉讼请求。

【典型意义】

森林资源是地球上最重要的资源之一,是生物多样化的基础,它不仅能够为生产和生活提供多种名贵的木料和原质料,能够为人类经济生活提供多种物品,更重要的是森林能够调治气候、保持水土、防止、减轻旱涝、风沙、冰雹等自然灾害;另有净化空气、消除噪音等功效。森林法例定,采伐林地上的林木应当申请采伐许可证,并根据采伐许可证的划定举行采伐。本案的讯断,对于依法掩护森林资源及自然生态情况,依法支持行政机关严厉攻击偷采盗挖、私收乱购林木行为,教育警示社会民众,自觉掩护生态情况尤其是林木资源,具有良好的示范作用。

河南省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诉杨某甲等3人情况污染责任民事公益诉讼案

【基本案情】

镇平县晁陂镇齐营村村民杨某甲、杨某乙、杨某丙三家石材个体加工户自2012年头开始加工石臼,在加工历程中发生的废水未经处置惩罚即直接排入村里的坑塘,废石渣、废石块也倾倒在村内坑塘中。其中杨某甲在坑塘西部倾倒废石渣并堵塞坑塘原有的泄洪口。村内群众要求坑塘恢回复状的反映较为强烈。2017年12月15日,南阳市人民检察院作出宛检民公支诉[2017]1号支持起诉意见书,支持河南省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对杨某甲、杨某乙、杨某丙三人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受理后,在案发地坑塘边巡回审理了该案。

【裁判效果】

该案在审理历程中,经法院主持调整,双方自愿告竣调整协议:一、杨某甲、杨某乙、杨某丙立刻停止向镇平县晁陂镇齐营村坑塘内倾倒固体废物、排放污水等侵权行为;二、自协议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杨某甲、杨某乙、杨某丙将已倾倒入镇平县晁陂镇齐营村坑塘内的固体废物配合清理洁净,尺度由环保部门审核;逾期未清理的,由人民法院选定具有相关资质的机构代为清理,清理用度由杨某甲、杨某乙、杨某丙配合负担,并互负连带责任;三、杨某甲、杨某乙、杨某丙于调整书生效后十日内向河南省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支付状师署理费一万元;四、一审案件诉讼费100元,减半收取50元,由杨某甲、杨某乙、杨某丙肩负。

【典型意义】

涉案坑塘是齐营村团体所有的产业,同时作为自然地貌的重要组成部门,在当地具有重要的生态价值,对于调蓄洪水、修养水分、保持自然景观、维持生物多样性、维护生态平衡、构建生态人居情况等具有重要意义。人民法院在受理案件后,在案发地的坑塘边巡回审理该案,落实了“谁执法谁普法”的事情要求,到达了“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社会效果。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以案释法,提高当地群众的情况掩护意识,用身边人、身边事使人们认识到情况掩护不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与我们的日常生发生活息息相关。情况掩护无小事,掩护我们赖以居住和生存的情况,每小我私家都要尽到应有的责任。

南阳市人民检察院诉华某破坏林地情况民事公益诉讼案

【基本案情】

2016年以来,被告华某以建设生态旅行园的名义,租赁新野县某园艺场土地。期间,被告未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未管理任何批准手续,在某园艺场国有农用地非法挖砂卖砂,土地资源受到严重破坏。南阳市人民检察院发现被告违法行为后,认为其行为破坏了矿产、土地资源,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故向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华某根据土地复垦尺度和国务院领土资源主管部门的划定体例土地复垦方案并恢复土地功效,并在市级以上媒体公然赔罪致歉。

【裁判效果】

法院认为:本案被告未经批准管理相关手续,在租赁林地内挖坑取砂,破坏了林地,使林地无法获得自然恢复,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生态情况,存在显着的侵权行为,其应负担恢回复状的侵权责任。若被告在本讯断限定的期限内不推行及不能修复该林地的生态功效,应当缴纳继续修复该林地的修复用度。被告在该处挖坑取砂的行为造成了林地植被毁损,损害了公共利益,在当地造成不良影响,为教育被告本人,警戒他人,讯断被告于本讯断生效后的六个月内修复被其破坏的位于新野县黄太岗园艺场的林地生态功效(总面积为40.24亩)。如果被告未能在本讯断生效后的六个月内修复被其破坏的林地生态功效,应当给付被毁林地的恢复用度。并讯断被告于本讯断生效后15日内在南阳市市级以上媒体公然赔罪致歉。

【典型意义】

情况治理不能单单依靠于民间组织以及环保部门,这是一项需要团结各方气力的困难任务。检察机关介入情况公益诉讼,其目的在于更好的实现情况公益诉讼的价值,使情况公益诉讼担起维护与实现公益诉求的重任,实现掩护情况、掩护社会公益的目的。在以往的生态情况掩护模式中,侵害情况的结果往往由民众肩负,生态修复的责任则由政府负担,这样的归责方式不切合侵权过错责任原则,也加重了政府的肩负,更重要的是不能对侵害情况者起到须要的惩戒、警示作用,更倒霉于情况掩护。修复生态情况的成本一般较高,对侵害情况者而言是一种极重的执法价格,这种价格将倒逼其增强自身环保意识和法治意识,督促其恪守环保底线、规范生产谋划行为和其他运动,从而在源头上淘汰了对生态情况的破坏。

邓州市人民检察院诉王某某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基本案情】

2017年12月15日,被告人王某某将其在甘肃临夏以2400元收购的3只鹰坐客车带至河南省镇平县,将其中的2只鹰以2400元的价钱出售。经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判定中心判定,涉案动物属于鹰科其它鹰类,为国家二级重点掩护野生动物,每只参考价值为25000元整。河南省邓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犯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并作为公益诉讼起诉人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要求被告人对其造成的损失予以赔偿,并向社会民众赔罪致歉。

【裁判效果】

河南省邓州市人民法院法院一审认为,王某某在明知是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情况下,非法收购、运输、出售3只鹰,其行为已组成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王某某的犯罪行为造成生态情况破坏,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应当负担相应的赔偿损失、赔罪致歉等民事责任。凭据判定意见证明,每只鹰参考价值为25000元。王某某对3只鹰的价值即75000元(25000元/只×3只)负担赔偿责任。以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赔偿野生动物价值人民币七万五千元;并在地市级以上新闻媒体上揭晓经法院认可的赔罪致歉声明。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中鉴于被告人主动缴纳罚金及赔偿款,认罪、悔罪态度较好,故依法从轻处罚,对量刑举行适当的调整,将被告人王某某的有期徒刑刑期改为三年,其它刑罚维持一审讯断。

【典型意义】

本案系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刑事及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人民法院在审理中,注重惩治犯罪和生态情况治理修复的有机联合,将民事赔偿与生态情况修复义务的推行纳入量刑情节,有效融合了刑罚的惩治功效与生态司法的警示教育、情况治理等功效,充实发挥公益诉讼的引导作用,取得了良好的执法效果和社会效果,使社会民众自觉树立对野生动物的掩护意识,配合守护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地球家园。

被告人葛某一等5人非法占用农用地、强迫生意业务、寻衅滋事案

【基本案情】

2007年3月以来,被告人葛某一、葛某二、葛某三、葛某四、葛某五等人为了非法目的经常聚合在一起,在一定区域、一定时期内连续、重复实施一种或数种犯罪运动,形成较为牢固的犯罪组织,配合居心实施了多次恶势力惯常实施的犯罪,为非作恶,欺压黎民,形成恶势力犯罪团伙。该团伙成员多次结伙实施非法占用农用地、强迫生意业务、寻衅滋事等一系列犯罪运动。详细为:未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擅自在郝寨镇李洼村南侧非法占用农村团体耕地建窑、取土、制坯、烧砖,导致在其所占用的郝寨镇李洼村及郝寨镇下康村耕地上形成了两个七八米深(勘验时水深三至四米)的大坑,共计造成27.838亩基本农田的严重破坏;为告竣其非法目的,迫使窑厂相邻承包户以低价出售、低价租赁或者更换的方式给窑厂建设谋划使用;无故逞强,随意殴打他人,寻衅滋事六起。

【裁判效果】

法院认为:被告人葛某一等人应定性为恶势力犯罪团伙。被告人葛某一和葛某二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强迫生意业务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划分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被告人葛某三和葛某四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寻衅滋事罪,划分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万元和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万元。被告人葛某五认罪态度很好、从轻处罚,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

【典型意义】

土地资源对人类至关重要。土地作为宽大农民赖以生存和生长的物质基础,是农民的生命线。本案被告人为获取非法利益,在生产和生活中形成恶势力团伙,并使用人民群众对恶势力的畏惧心理,强迫生意业务,非法侵占、破坏土地,造成大片基本农田的严重破坏,影响极其恶劣。人民法院在审理中,使用刑事处罚的震慑性,严厉攻击此类犯罪,同时运用经济制裁手段,切断其犯罪的经济基础,掩护有限而珍贵的土地资源。

南召县人民检察院诉李某某等4人污染情况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基本案情】

【裁判效果】

南召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李某某、席某某违反国家划定,倾倒有毒物质,严重污染情况,结果特别严重,被告人刘某某、张某某违反国家划定,明知他人无危险废物谋划许可证,向其提供并委托其处置危险废物,严重污染情况,四被告人的行为均已组成污染情况罪。因李某某等人的犯罪行为造成情况被污染,致使公共产业遭受损失,应当负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判处被告人李某某等人有期徒刑七年零六个月至一年不等,并处罚金4万元至2万元不等。并同时判处各被告人在其应负担的民事赔偿规模内负担赔偿责任。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系跨省非法运输、倾倒危险物质的污染情况犯罪及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本案被告人受利益驱使,跨省非法倾倒大量有毒有害危险废物,严重影响了被倾倒地的土壤及植被,严重破坏了生态情况,并影响了人民群众的身体康健,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造成了国家重大经济损失。公诉机关在起诉指控被告人违法犯罪的同时,又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情况掩护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人民法院在审理该案时,既注重对被告人的刑事处罚,也注重运用产业刑,加大对情况污染犯罪的经济制裁力度,提高跨省转移污染的违法成本。本案讯断,对于惩治震慑犯罪分子,教育警示社会民众,自觉掩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情况,具有良好的示范作用。

被告人曹某某非法捕捞水产物案

【基本案情】

2016年秋至2019年春期间,被告人曹某某多次在社旗县兴隆镇河流内使用克制的电打鱼方式举行打鱼,2016年秋至2018年底被告人多次用渔网打鱼,2019年4月28日下午4时许,被告人在兴隆镇米其营村西边唐河河流内使用克制的电打鱼方式打鱼时被就地查获。

【裁判效果】

法院认为,被告人曹某某违反掩护水产资源法例,于禁渔期内在禁渔区使用禁用的工具捕捞水产物,情节严重,其行为已组成非法捕捞水产物罪。鉴于被告人到案后认罪认罚且系初犯、偶犯,对其可以酌定从轻处罚。凭据被告人的犯罪情节、主观恶性、认罪态度及悔罪体现,对其适用缓刑对其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讯断:一、被告人曹某某犯非法捕捞水产物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六个月;二、对被告人曹某某所用作案工具逆变器一个、推进器一个、竹竿一根、舀子一个、渔船一艘、蓄电池两组由社旗县公安局依法予以没收。

【典型意义】

接纳电鱼、毒鱼、炸鱼等手段打鱼,虽能收获少量渔获,可是严重破坏了生态情况。电、毒、炸鱼的手段,会对水域中的幼鱼、虾、蟹及微生物均会造成无差异、灭绝性的伤害。经由这种手段捕捞的水域,会酿成毫无生机的“死水”,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在长时间内无法恢复。“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传统的情况资源使用看法,南阳辖区内湖泊、河流、水库众多,鱼类品种富厚,这是大自然对于南阳得天独厚的馈赠。在捕捞水产物时,应使用正当合规的工具和方法,遵守禁渔期、禁渔区域等执法政策,不捕捞、伤害国家掩护动物,形成“数罟不入洿池,斧斤以时入山林”的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生态环保看法。接纳竭泽而渔、焚薮而田的破坏生态的渔猎方式,一定被执法严惩。(郭栋 王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