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中国面孔"被乱港分子骚扰,这个美媒记者急着给母亲找呼吸机


2020-04-11 02:55 | YWYF | 来源:Sfnews

► 文 视察者网 陈聪

说到樊嘉扬,可能不少人听到这个名字都市以为生疏。

可是说到下面这两件事情,就应该能够想起来了。

采访刘慈欣后发了篇阴阳怪气的 ;然后又以美媒记者的身份在香港陌头采访,却因为一张“中国面貌”而 。

这次要提起樊嘉扬,是因为↓↓

这几天,樊嘉扬的母亲在美国一家医院内遭到了非人道看待,气得她在推特上发文痛陈此事。

初到美国的樊嘉扬和母亲

据樊嘉扬先容,自己年迈的母亲罹患肌萎缩侧索硬化(ALS),因此她把母亲送到了一家允许全天24小时陪护的医院中。

当新冠疫情开始在美国发作,尤其是新闻不停爆出某某养老院、某某看护中心的暮年人发生群聚熏染,樊嘉扬便开始担忧起自己的母亲。

母亲告诉她医院的水槽坏了四天,没有人修,她发个推特:

因为水槽坏了,就意味着没法洗手了。

自己雇佣的一名护工告诉她,医院的医生还是没有戴上口罩事情,她又发了个推特:

有网友向她提议,既然担忧在医院中熏染上病毒,为什么不把母亲接回家中。

樊嘉扬的回覆是自己没有财力:

这指的是她没有能力购置一台呼吸机放置在家中:

同时,她还称自己担忧照顾母亲的医生、护士会攻击抨击。

因为她之前打过电话给护士,询问她们接触老人前是不是都有洗手和佩带口罩,效果遭到对方的一通奚落。

樊嘉扬表现,已往的六年时间里,纵然事情到晚上,身心俱疲,她仍然坚持每一天都要去医院探望一下母亲。

可是现在,每一天却只能和母亲视频通话5分钟:

然而就是这短短的五分钟,樊嘉扬都认为,足以让自己充满活力、继续保持理智。

疫情中的樊嘉扬再次拿起《三体》举行阅读,并重新思考人生:

不外,樊嘉扬依然在担忧着自己随时有可能失去母亲:

以前会以为医院呼吸机的声音很嘈杂,现在却认为那是患有肌萎缩侧索硬化的母亲活下去的希望。

医院面临到医疗物资短缺,要求她使用小我私家影响力帮助募捐,她同意了。

只管她的心里很有道德压力:

幸亏是没有人认为她这样做有什么差池,还努力响应。樊嘉扬发文谢谢每一个慷慨解囊的人:

原来将要平静的心田,却又在这个月初突然得知自己母亲所在的医院将要吸收新冠肺炎患者。

樊嘉扬更是不知道要如何把这个消息见告母亲。

长年住院的母亲,还是隐隐约约地得知了美国正在履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疫情。

自己已经很是焦虑,生怕自己再把这份焦虑通报给母亲,尤其是每一天醒来,都没有听到任何关于疫情的好消息。

然而,让樊嘉扬更为瓦解的消息继续传来:

4月9日,医院内泛起新冠肺炎病例;

而且还是四例,熏染源不明:

自己雇佣的护工被拒绝前往医院。

已经顾不上那么多的樊嘉扬希望赶快给母亲管理出院手续,因为感应恐惧的母亲告诉她,自己想活下去,想要见到她,不想再孤零零地待在病房里。

可是,这个决议却又遭到了医院的拒绝。

樊嘉扬要求医院给个说法:

最新的一次通话中,她看到自己雇佣的护工被医院的保安强势驱赶,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泣不成声。

被驱逐的护工

病床上哭泣的母亲

而且保何在拉着护工的手要把她拖出医院时,甚至都没有让她穿好鞋子。纵然这样,她还一直用中文慰藉着病床上的母亲,说着“阿姨不哭,阿姨不哭”的话语。

再之后,樊嘉扬实验打电话已往,完全无人接听。没有了护工照料的母亲,会不会因为一口痰卡在喉咙里而突然离世,她很担忧。

她又把电话打到医院的护士站。

一名护士告诉樊嘉扬,在护工脱离后,她的母亲每一分每一秒都没有停止过哭泣。

樊嘉扬向体贴她的网友先容:

肌萎缩侧索硬化这种疾病是医学难题,头脑仍然清醒,可是全身瘫痪,病人能意识到自己就像是被困在了一具躯体之中。被医院驱赶的那名护工照顾母亲多年,相互间造就了很深的默契,仅通过一个眼神就能够读懂母亲需要什么。

这也是她对于医院的做法如此恼怒的原因。

现在的樊嘉扬已经指望不上医院还能照顾好自己的母亲,她只想着能不能在偌大的美国租到一台呼吸机,然后跟医院签免责书,把母亲接回家中。

泉源|视察者网

在看的你正 在变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