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疫情下的香港街头


2020-08-02 00:33 | YWYF | 来源:Sfnews

香港铜锣湾街道上的行人。新华社记者 卢炳辉 摄

新华社香港8月1日电 题:疫情下的香港陌头

新华社记者王旭、苏万明、朱宇轩

清晨,骤雨初歇,维多利亚公园里,球场、器械场都已关闭,只有湿漉漉的缓跑径上几位市民戴着口罩晨练。“现在大家都很小心,出来运动的少了许多。”正在晨练的李伯说,往常年龄大的人有许多,现在基本见不到,“香港疫情上升得太快了,让人心慌”。

中午大雨再度降下,中环街道上依旧是穿行的人群,商场、精品店门可罗雀,不少外佣聚集在公园凉亭下、地下通道里躲雨,另有搬运工淋着雨把一件件货物搬进大厦里。

冒着大雨,货车司机雷哥把客户的行李遮上一层塑料膜,推着齐人高的小推车进了一幢住民楼。虽然时有传来出租车司机确诊的新闻,但为了维持生计,雷哥依然逐日接单。“我们家有两个小孩,我妈妈都70多岁了,我不行能不接单。”

雷哥说,为了掩护自己和客人的宁静,他在货车上安置了消毒洗手液和塑料隔帘。但身处车厢这个关闭空间里,通常听到客户一声咳嗽,雷哥都紧张不已。“我以前很喜欢和客人谈天,现在疫情这么严重,我在车上都不敢跟他们说话了。” 

香港第三波疫情暴发以来,到8月1日已一连11天确诊病例破百,更让香港人担忧的是新增病例中绝大多数属于当地病例,其中不少无法确定熏染源头。

不停紧绷的疫情正改变香港人的生活。

在中环一家外资银行上班的秦女士告诉记者,从7月中旬开始,她所在的公司便实施轮班制,勉励员工居家事情。秦女士说,在家事情免去了搭乘交通工具带来的风险,但不能在公司餐厅就餐不仅未便,也增加了生活成本。

由于香港疫情泛起多起餐厅熏染群组,加之“限聚令”等保持社交距离措施,秦女士既不敢在餐厅堂食,也不敢点外卖,只能逐日去市井或者超市购置新鲜食物。“我现在都在网上购物,运费一次得50港元,还得提前几天下单才行。”

市民在香港陌头购置鲜鱼。新华社记者 卢炳辉 摄

在尖沙咀,记者与准备购物的市民郑女士聊起来。她说,她所在的小区现在很盛行团购,甚至可以买到新疆等地的牛羊肉,快递上门很利便。大家只管不出门,一是出门危险,二是不给社会添乱。现在比力难受的是,磨炼的时候只能下到小区跑一圈,不像以前可以随处走。

市民孙女士说,不得不出去磨炼的时候,她会选择僻静的后山亲近山水,不去人多的地方扎堆;然而孩子不能上学,现在自己一小我私家在家带着两个孩子,感受有点吃力。希望疫情早日已往,好让孩子们能尽快出去玩。

特区政府不停出台防疫措施,如加大核酸检测力度、扩大强制戴口罩规模、关闭公开场合、收紧社交距离等。

7月31日,特区行政主座林郑月娥宣布,原定于9月举行的香港特区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

晨练的李伯当晚看到消息,他认为取消选举“可以明白”。“老人家都不敢出门了,他们怎么投票?搞运动自己就带来聚集风险。”

在弥敦道和么隧道四周,一家零食店售货员王小姐正准备给进门主顾量体温。她对推迟立法会选举表现支持。“现在是特殊时期,人群聚集确实太危险,应对疫情最重要。”

香港陌头,一位市民在外卖店肆门口打电话。新华社记者 李钢 摄

好消息传来,国家卫健委已组建“内地核酸检测支援队”将赴香港开展事情,协助特区政府抗击疫情。秦女士说,她的第一反映就是连忙拿起手机、给周围朋侪群发信息。“绝不夸张说,我简直可以说是喜极而泣。”

秦女士说,在此次疫情期间,内地防治疫情能力有目共睹,相信凭借内地的技术和履历、香港和内地医护互助,香港此次疫情一定能尽快获得控制,市民的生活也能重回正轨。

对这一消息,雷哥感伤万千:“现在疫情严重,香港医院里人手都不够了。中央派人来资助我们,我真的以为很暖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