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懂王川普应该看看这部高分美剧


2020-08-02 00:32 | admin | 来源:上海期刊网 今日上海

新冠疫情在中国国内已经趋向于尾声。

但在全球范围内,新冠病毒才方才开始显示它的威力。

全球确诊人数已经超1680万,灭亡数更是达到了恐怖的67.5万例。

单单美国累计确诊人数已超470万人,灭亡15万。

第三世界的疫情才拉开帷幕,非洲、东南亚、拉美的确诊人数才开始爬坡。

其实在去年一部改编同名原著改编的美剧《血疫》就已经告诫全人类:

面对疫情没有人可以幸免,盲目自信只会导致悲剧。

1、蒙昧与无助

《血疫》小说原著由美国作家理查德•普雷斯顿完成。

普雷斯顿经由长达数年的深度采访,打仗大量亲历人物,收集整理大量真实数据资料。

小说真实还原了埃博拉病毒的源起,读起来令人胆寒,头皮发麻。

出版后,小说长居畅销书榜单。

1976年,在国际疾控中心就职的卡特,接到一名非洲大夫的求助。

一种致死率很高的病正在产生。

卡特决策和同事前往非洲收集病人血样,一探病情起因。

还没有达到病源地扎伊尔地区,附近的村民就惊愕得告诫卡特:“丛林在流血”。

面对肆虐的病毒,本地当局只能划分禁区,持枪士兵武装把守。

好不容易说服士兵,进入村落。

令人恐怖的景象,泛起在卡特面前。

村落被大火侵蚀,遍地烧焦的尸体。

士兵发明还没有死去的病人,毫不踌躇开枪扑杀。

整片村落宛如人间地狱。

疫情已经向附近村落进发。

几天前才前往的教会医院已经陷落。

修女奄奄一息,最后吐血而亡。

也是在这个时候卡特发明,疫情爆发的缘由。

本地村民常常以猴子为食,病毒经此进入人体。

发病患者前往教会医院就诊,但是因为医疗条件匮乏 。

修女在治疗中没有将用于打针的针头消毒,病毒就此扩散。

时间来到1980年,飞机上的一名乘客脸上满是疱疹。

在飞机上开始呕吐,令人胆寒的是呕吐袋里有被溶解的内脏器官。

最后病人在医院吐血而亡。

死前,病人将血吐了谢姆·穆索克大夫一脸。

九年后,在美国P4级病毒研究所内,放着一管血样。

血样上贴着“马尔堡病毒 穆索克”的标签。

这就是“马尔堡病毒”和埃博拉病毒一样是危险等第为4级的丝状病毒。

要知道黑丝病、非典、艾滋,危险等第都只有3级。

而这次新冠疫情国内的爆发地,武汉就有全中国独一家的P4级病毒研究所。

当新冠疫情刚泛起时,微博上就有大V觉得新冠肺炎没什么。

武汉有这么厉害的病毒研究所,节制疫情分分钟的事,可惜事与愿违。

2、幸运与不幸

时间来到1989年,就职于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南希,一日收到了一个包裹。

里面装的是一个病死猴子的组织血块。

南希经由初步考验,认为雷同埃博拉的病毒泛起了。

为此,南希和一位士兵筹办进入保存病毒样品的P4级病毒研究室,查证到底发明的病毒是不是埃博拉病毒。

穿上消毒内衣,通过紫外线照射室。

然后用胶带绑上衣服的缝隙。

最后套上防护服,两人一组,彼此查抄,进入四级区域进行检测。

但是在检测过程中,南希的防护服意外被划破,只能暂时撤退。

另一边南希的同事打赌培养瓶里的必然不是埃博拉,还凑近瓶口扇闻。

令人胆寒的是脖子上还有一个伤口。

面对潜在有可能是埃博拉病毒的环境,南希原本但愿当局出面筹办应对疫情的爆发,但最终失望于当局的不作为。

而曾与南希的老师卡特一同见证过埃博拉的当局官员极力反对。

认为没有确诊病例泛起前,这只会增加群众的惊愕,花费没有必要的财力人力。

最后针对那一群有可能也被熏染的猴子,军方召集人员进行科学扑杀与研究阐发。

但是为了不激发惊愕,也只能鬼鬼祟祟进行。

一边是暗中潮湿的工场,一遍是阳灼烁媚的公园。

一边军人们在解剖阐发猴子尸体,一边孩童们在嬉闹玩耍。

前期消毒与解剖过程中使用的医疗器械随意丢弃,没有妥善处理。

另外这期间有一只猴子摆脱,在抓捕的时候,挠伤了一名军人。

他被迫断绝21天。

令人安慰的是最后,所有猴子都被扑杀。

而这次被发明的莱斯顿型埃博拉,只引起了猴子熏染灭亡。

这一次,人类逃过一劫。

3、 人类与病毒

埃博拉病毒作为四级病毒,致死率高达90%。

患者在10天内就会因为全身出血而亡。

埃博拉的传播高危动物包含猿、猴类、蝙蝠、豪猪等。

非洲人民常常以这些食物为食,新冠疫情中蝙蝠也被认为是传播过程中的一环。

而埃博拉主要依靠血液、分泌物等体液传播,不像新冠和非典可以通过飞沫传播。

电视剧里睿智的部落酋长这样劝诫卡特:有些人会离开,但有些人会留下,总会有人活下来。

最后酋长实践了他的信条。

在电视剧结尾,患病的酋长乞求卡特将本身烧死。

因为在非洲,有一个习俗,从四面八方前来吊唁的人,会亲吻亡者的身体体现哀悼。

这无疑会加快埃博拉的传播。

同样也是因为埃博拉的传播方式不同,没有囊括全球不然成果不堪设想。

即便如此埃博拉因为极高的致死率恶名远扬。

在很多研究埃博拉的科研论文中有很多人名都打上了黑框。

这些人都在研究中不幸死去,就似乎作者在原著里所写“埃博拉是人类的黑板擦”。

从中世纪的黑死病到后来的欧洲天花。

从1918年熏染10亿人的西班牙大流感到爆发八次的霍乱。

从走出非洲的艾滋到03年的SARS非典。

从15年的MERS再到此刻的新冠疫情。

病毒从未离开。

就像南希说的那样,疫情的爆发老是从医护人员开始。

病人传给大夫护士,然后在传给身边的家人爱人孩子。

在这次新冠疫情和03年的非典中,大量受熏染的正是那些在一线的医护人员。

病毒在人类揭示爱、善意、感情时传播,在最具人性时传播。

我们不该该在疫情爆发后才反应如何面对疫情,更应该提前做好筹办。

但是很可惜在中国为全世界积极完成测验之后。

新冠疫情却依然没有被全球人民重视。

魔幻现实的剧情就在我们面前产生。

从最初的日本钻石号到韩国新天地教会,再到伊朗穆斯林舔墙乞求,最后到意大利的大爆发,美国失守,英国放弃治疗。

新冠疫情因此得以在全球范围扩散。

美国总统川建国同志前不久还拒绝了社交断绝,宣称已经节制疫情,美国各州开始复工。

他甚至还想着解雇“美国钟南山”福奇博士。

为了转移本身的工作失职与国内民怨,川普还猖獗宣传新冠疫情是“中国病毒”。

更丧心病狂的是,川普的联邦当局不光不开展医疗救助,还与纽约州抢夺医疗器材。

惹的纽约州州长科莫在电视节目里大骂川普。

大洋另一端,英国首相鲍里斯曾鼓吹“群体免疫”的治疗政策,放弃治疗,估计英国60%的人会熏染。

谁曾想到,鲍里斯被确诊了新冠,送进了ICU。

现实就是如此魔幻。

另一边,在中国全国人民众志成城,齐心抗疫时。不怀好心的国外媒体,质疑中国的封城停工,质疑中国的医疗程度低下,质疑中国对疫情的策略加害根基人权。

并且傍边国逐渐走出疫情,给世界交出一份完美答卷时,他们连抄都懒得抄。

不戴口罩,不封城,不断工。

甚至还抱怨疫情打乱了春假,对新冠无所害怕。

也许纽约、伦敦、巴黎看起来是个多数会,但是惧怕就是惧怕。

在惧怕面前,它和非洲那些村落没有什么两样。

在疫情降临前,在惧怕弥漫前,世界似乎仍有秩序。

南希在片尾如此告诫人类。

病毒就像暗夜中的魔鬼。

每次毫无征兆地跳出来带走生命,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疑,它还会有下次,下一次。

而新冠肺炎这一次,人类就没有做好筹办。同时别健忘,疫情也是大自然对人类的一种警示,对破环生态环境行为的一种反击

病毒的存在,会不会就是是大自然本身的均衡机制?

人类有时候对自然而言是不是也是一种病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