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接受英国广播公司《尖锐对话》栏目专访实录


2020-05-02 09:31 | YWYF | 来源:Sfnews

中新网伦敦5月1日电 4月28日,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尖锐对话》栏目资深主持人斯蒂芬·萨克在线专访,就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阐明态度,澄清事实,激浊扬清。BBC海内新闻台(BBCNews)和国际电视频道“国际新闻”(BBCWorldNews)向英国本土和全球转动播出10次上述专访。BBC海内新闻台在黄金时段新闻节目中播出专访片段,并通过BBC网站和新媒体平台举行了延伸报道。专访实录如下:

主持人:刘晓明大使,接待来到《尖锐对话》。

刘大使:谢谢!很兴奋再次见到你。

主持人:很兴奋你能在这艰难时期接受我们的采访。先问一个简朴、直接的问题:你是否同意新冠肺炎病毒源自中国?

刘大使:病毒最早发现于武汉并不即是起源于武汉。凭据多方信息,包罗BBC的报道,病毒可能源自任何地方,甚至在航空母舰或潜艇中可以找到,在一些与中国很少联系的国家中也可以找到,在从未去过中国的人群中可以找到。所以我们不能说它源自中国。

主持人:这个回覆让我有些困惑。显然这是一种全新病毒,它起源于某个地方。凭据免疫学家和病毒学家的说法,病毒由动物流传给人类。毫无疑问,第一起病例发生在中国。你适才说,病毒流传到了世界各地,一些从未到过中国的人也被熏染,显然病毒已引发全球大盛行病,但至关重要的问题是,它最初来自那边?

刘大使:我认为这个问题应交由科学家来解答。据我相识,中国的首起病例是由张继先医生于2019年12月27日向中国地方卫生主管部门陈诉的。我还看到报道,称中国以外有些病例甚至远早于此。昨天英国报纸上的报道称,英国的科学家、医学专家在去年早些时候就曾警告政府,可能存在一种未知病毒。因此,我只能说中国第一例陈诉的病例于2019年12月27日发生在武汉。

主持人:我认为不容置疑的是,专家们确信在武汉及其周边地域发现了首例确诊病例。你是否也认为我们必须搞清楚疫情暴发初期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哪些地方做得差池、哪些步骤走错了,才导致病毒演酿成全球大盛行?

刘大使:我认为这仍待商榷,我们得认可有差别看法。病毒是在中国武汉首次发现的,但不能说它起源于武汉。我认为这个问题应当留给科学家。

主持人:刘大使,病毒确实首先在武汉泛起人传人,并集中暴发。我想问的是,岂非对已发生的事情举行深入独立观察、相识事实真相不重要吗?我们可以使用这些信息制止悲剧再次发生。

刘大使:让我给你先容一下中国抗疫时间表。张继先医生首先于2019年12月27日上报了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中国卫生部门和疾控中心在四天后,也就是12月31日以最短的时间通知了世界卫生组织并与其他国家共享信息。中国还第一时间同世卫组织分享病原体,在第一时间同世卫组织和其他国家分享病毒基因序列。

主持人:大使先生,让我打断一下,你忽视了很是重要的一点。12月30日,武汉医生李文亮在微信群里告诉他的医生同事,武汉泛起了一种很是令人担忧的新疾病,建议他的同事们必须穿防护服,以制止被熏染。几天后,他被公安局传唤并被迫招供散播虚假信息、严重滋扰社会秩序。从那以后一直到一月份,中国政府一直在试图掩盖真相。

刘大使:现在我明确为什么一些人要宣扬举行所谓的独立观察了,其实就是试图罗织捏词来品评中国掩盖真相。但事实是,李文亮医生不是“吹哨者”,如我适才说的,张继先医生比李医生早三天向卫生部门陈诉,武汉市卫生部门随即向中央政府陈诉。四天后,也就是李医生发出微信信息后一天,中国政府与世卫组织及其他国家共享了这一信息。完全不存在所谓掩盖事实。

主持人:大使先生,实际上中方共享的信息很是有限。凭据《华盛顿邮报》和美联社获得的内部信息,中国国家卫生康健委员会主任马晓伟曾在2020年1月14日的内部集会中对形势做出了很是严峻的评估,他说庞大、集中案例讲明病毒正在“人传人”。可是第二天,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外称连续“人传人”的风险很低,疫情是可防可控的。因此,我再次认为,有富足的证据讲明中国在好几个星期内没有说实话。

刘大使:你都没有给我足够的时间回覆问题,我还没有答完关于李文亮的问题。所谓的“掩盖事实”是不存在的。张医生通过正常渠道向卫生部门陈诉,但李文亮则在朋侪圈流传相关信息。在任何国家,如果泛起极其危险的未知病毒等情况,都可能引起恐慌。我认为警方传唤李医生,向他提出警告,要求他停止网上流传,这不能称为“隐瞒”。疫情已经通过正规渠道上报,这种情况下要只管制止恐慌。现在,英国政府也在攻击使用假消息制造恐慌以到达小我私家目的做法。有关李文亮医生的事已经有结论,中国中央政府接到陈诉后,即向武汉派出观察组,武汉市公安局决议打消对李医生的训诫书。李医生被追认为义士,被授予很高的荣誉。

主持人:李医生去世的时候简直被中国人民视为英雄。

刘大使:不仅是中国人民,中国政府也是一样,不能区别开来。

主持人:我认为中国人民很清楚,政府对他们和世界其它国家并不坦率。1月14日,中国卫健委的内部文件称存在人传人、聚集性熏染的证据,形势严峻庞大,并要求有关内容不公然,不上网。对此你如何解释?

刘大使:我想你们的所有信息都来自《华盛顿邮报》,你们过于依赖美国媒体。我衷心希望你们能采取世卫组织的信息。我们与世卫组织分享了所有信息。我看了你对世卫组织新冠特使纳巴罗(DavidNabarro)博士的专访,中国始终坚持公然、透明、第一时间与世卫组织分享信息。一方面在中国海内,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接纳最严格的防控措施,其时对这个病毒并不十分相识。另一方面我们与世卫组织和其他国家分享了信息和我们对病毒的认知。

主持人:刘大使你是一位资深外交官,应该相识现在世界上许多人并不相信中国的故事版本。几个小时前,特朗普称对中国的态度并不满足,说中国完全可以把疫情控制在源头,他还说美国正在举行全面观察。美国副总统彭斯也列出一系列理由证明,中国没有对世界说实话,应对疫情在全世界伸张并造成大规模死亡和经济损失负有责任,中国现在面临庞大的问题。

刘大使:我差别意这种说法。这是一些西方国家的说法。疫情发生后,中国第一时间与世卫组织和其它国家通力互助,我们派出技术援助和医疗专家组,并向150多个国家提供医疗物资援助,受到这些国家的高度评价。我认为,美国不能代表全世界,纵然不少西方国家,包罗英国、法国、德国,也对中国表现赞赏。你引用了特朗普总统的亮相,我也想引用几句他有关中国的亮相。1月24日,在中国通报疫情约莫1个月之后,特朗普总统说,“美国高度赞赏中国的努力和透明度”。6天之后,他表现“正在与中国精密互助”。二月初,他又表现“习近平主席事情精彩、疫情处置惩罚得很好”。

主持人:自一月底以来,情况发生了许多变化。中国说,我们做了许多好事,向世界各国提供了医疗物资援助,但在外界眼里则是中国最近几周正在全世界掀起一场假消息和宣传攻势。你提到中国与法国的关系良好,但法国政府刚召见了中国驻法大使,指责中国驻法使馆散布假消息,使馆网站称法国老人在养老院里被扬弃,蒙受痛苦,孤苦地死去。中外洋交部官员在社交媒体上散布“阴谋论”,称美国武士将病毒偷带到中国。为什么中国要宣传这样的假消息?

刘大使:我认为你选错了目的。不是中国散布假消息,如果将中国向导人、中外洋交官和中国大使的亮相与美国向导人、美外洋交官和美国大使做一个比力,你就会发现谁在散布假消息。

主持人:你同意赵立坚关于“美国武士将新冠病毒偷带到中国”的说法吗?你相信吗?

刘大使:赵是转推一些媒体的报道。我不明确你为什么抓住中国某个小我私家的言论,却对美国国家向导人、高级官员,特别是美国最高级别外交官、国务卿公布的假消息视而不见?只要他谈到中国,就没有好话;中国在抗疫斗争中向美国伸出援手,却成了恶人。我实在不能明白。

主持人:你认为,现在由于疫情导致的种种指责给中美带来外交危机有多严重?

刘大使:中方固然希望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系。我曾两次常驻美国,我始终相信中美和则两利、斗则俱伤,我们有充实的理由与美方保持良好关系,但这应该建设在相互信任、互助而差池抗的基础上,双方需要相向而行。疫情发生以来,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保持密切相同,通了两次电话,讨论国际抗疫互助。我想强调的是,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美国的敌人是新冠病毒,美国应该找对目的。

主持人:你发出了很是重要的信息。那么针对美国以及澳大利亚、英国等许多国家提出的、中方应永久而不是暂时关闭从事野生动物生意业务的“湿货市场”的要求,中方是否将作出一些努力姿态,从而改善与这些国家的关系?

刘大使:首先,我差别意你关于中国与许多国家关系泛起问题的说法,中国的朋侪多,对手少,敌人更少。正如我所说,少数西方国家不能代表整个世界。中国拥有良好的对外关系,正在努力推动国际抗疫互助。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团联合作是国际社会战胜疫情最有力武器。

主持人:我们时间不多了,刘大使,你能不能就“湿货市场”问题给出详细明确的回覆?市场关了还是没关?

刘大使:事实上,在中国基础不存在所谓的“湿货市场”,这个说法对许多中国人都很生疏,是西方、外来的说法。人们常说的是农贸市场和活禽海鲜市场,主要销售新鲜的蔬菜、海鲜等农副产物,也有很是少数市场销售活禽。你所谈到的应该是非法销售野生动物的市场,已经被彻底克制。中国全国人大已经通过决议,全面克制非法野生动物生意业务。

主持人:这是否意味着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些野生动物市场的危险性,即它们确实造成病毒从动物传给人类?

刘大使:我们终于告竣了一项一致。请注意,这里所说的是非法野生动物市场已完全被克制,在中国猎捕、生意业务、食用野生动物都是非法的。

主持人:如果中方能在新冠肺炎病毒伸张之前早点下达禁令,就不会给世界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中方是否将为此致歉?

刘大使:你又回到了采访开始时的问题。我要说,不能因为疫情在中国发现就指责中国,这是错误的。中国发现了疫情,在许多与中国毫无联系的地方也发现了疫情。不能因为中方暴发疫情就指责中国,要看到中国竭尽所能努力抗疫。中国是病毒受害者,中国不是病毒制造者,中国也不是病毒源头。对于这一点,必须要明确。

主持人:但一些英国政界要员称中国应为疫情卖力,好比,议会下议院外委会主席表现,中国政府实行的是前苏联式、有害的体制,这种体制损害中国人民的康健和福祉,叛逆了中国人民,也叛逆了世界。他们呼吁英国、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切断与中国的精密经济联系。在英国,这一问题的焦点是,华为不应被继续允许到场英5G网络建设。作为中国驻英国大使,你是否担忧对华经济脱钩?

刘大使:既担忧,也不担忧。你所谈到的那位政界要员,他的看法不能代表英国政府的官方态度。我相信,在约翰逊首相向导下,英国政府仍致力于生长强劲的中英关系。在与习主席的两次通电话中,约翰逊首相重申将致力于推进中英关系“黄金时代”。疫情期间,中英除了精密相同之外,还努力开展互助。我出任中国驻英国大使10年了,从未见到两国向导人和高层保持如此密切的联系,除了习近平主席与约翰逊首相两次通话外,中央外事事情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英国首相国家宁静事务照料塞德维尔、外交大臣拉布保持密切相同,我也与外交大臣拉布,卫生大臣汉考克,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大臣夏尔马保持密切接触,中英关系十分强劲。至于你提到有人将中国比作前苏联,这完全是“冷战”思维。我们已经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第三个十年,而这些人还停留在已往“冷战”时期。中国不是前苏联。中英之间的配合利益远大于分歧,我对中英关系充满信心。

主持人:刘大使,我们即将竣事采访。我再次对你在艰难时期做客《尖锐对话》表现谢谢。

刘大使:不必客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