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落“浑水” 分众被“躺枪” 伙伴会否被“连坐”?


2020-04-09 20:31 | YWYF | 来源:Sfnews

文:梁伟 石丹

ID:BMR2004

4月2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自曝其在2019年Q2至Q4的财报期间涉嫌虚假交易,涉及金额达22亿元。消息公布之后,资本市场与行业一片哗然。截至当日收盘,瑞幸咖啡股价跌至6.4美元/股,跌幅近76%。

财务造假一事持续发酵,不仅对神州系公司产生震动,深度合作的广告公司分众传媒(002027.SZ)也受到波及。4月3日,分众传媒低开低走,盘中一度跌近7%,收盘报4.16元,跌幅5.67%。至4月9日记者发稿时,分众传媒股价为4.11元/股。

1月31日,被称为中概股杀手的做空机构——浑水发布了瑞幸的匿名做空报告,剑指瑞幸咖啡财报造假。根据该报告,瑞幸咖啡在广告数据上也存在问题。

分众传媒被卷入瑞幸咖啡财务造假漩涡,引发人们关注。一方面,瑞幸作为分众传媒的大客户,两者关系密切;另一方面,分众传媒此前在美股更是经历了两度被浑水做空,同样涉及造假,并且在回A后经历了巨量减持和暴跌。

根据浑水报告,在分众传媒户外、电视、广播等所有媒体渠道的追踪统计中,瑞幸是所有渠道的最大广告商。

公开报道显示,在创业之初,瑞幸咖啡将创业资金10亿元中的3亿投向分众,且线下只与分众传媒一家合作,占总预算高达90%。

瑞幸咖啡CMO杨飞曾解释说,线下以分众传媒电梯广告为主,这是做品牌效率最高的传统媒体模式,强迫性好,反复观看,投放上我们选择主要城区写字楼和社区,不考虑配送区域,一是我们开店速度很快,可以提前预热;二是消费者的消费半径比较多样,品牌投放以覆盖人群广泛为优先考虑。

2019年,在厦门举行的瑞幸咖啡合作伙伴大会上,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称,瑞幸咖啡18个月IPO是对中国创业者的巨大震撼。他分析称,瑞幸咖啡之所以会取得全球最快的上市公司的速度,开创了全球记录,核心要素也是捕获了人心。

分众传媒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与瑞幸咖啡有线下媒体业务合作。当时,分众传媒称:“近年来,神州租车、饿了么、瑞幸咖啡、快狗打车等新兴品牌分别选择分众作为线下引爆的核心媒体。”

4月5日,有媒体报道称,分众传媒官网已将神州租车的案例介绍中部分文字进行了修改,其中,神州租车董事长陆正耀的名字被隐去,原位于案例底部的陆正耀寄语部分则被完全删除。公开资料显示,陆正耀除了任神州租车董事长之外,还是瑞幸咖啡的董事长。

浑水发布报告指出,在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公司披露分众传媒在2019年第二季度2.4亿元+广告支出总额中占1.4亿元。但据第三方媒体CTR跟踪显示,瑞幸将2019年第三季度的广告支出夸大了逾150%,尤其是在分众传媒上的支出。瑞幸有可能将其被夸大的广告费用重新用于增加收入和店面利润。

根据第三方的统计数据,在2019年5月之前,瑞幸咖啡一直是分众传媒最大的客户。但从6月起,瑞幸咖啡在分众传媒的投放迅速缩减,已不在前十客户的位置中,实际支出为0.46亿元。

瑞幸2019年第三季度在分众传媒上的广告支出是否被夸大?分众传媒与瑞幸广告合同的有效期截至到什么时候?瑞幸财务数据造假一事是否影响到双方在合同期内的合作?《商学院》记者向分众传媒方面发送了采访函,对方未作回应。

在互动平台上,有关分众传媒与瑞幸的合作以及带来的影响等问题,也成为投资者关心的热点。对此,分众传媒表示,公司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积极进行客户结构调整,目前公司客户结构多元化,单一广告主不会对公司产生重大影响。

如果瑞幸2019年第三季度在分众传媒上的广告支出确实被夸大,分众传媒是否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向《商学院》记者表示:“如果瑞幸咖啡2019年第三季度在分众传媒上的广告支出确实被夸大,则属虚列开支。”许浩律师分析说:“在此情况下,明知瑞幸财务造假还予以协助,并将虚列部分资金转移给瑞幸,如果瑞幸被认定构成犯罪,帮助瑞幸的企业涉嫌构共同犯罪;如果虚列的钱款没有流向公司,而是给了公司高管、大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等,如果是民营企业,则涉嫌职务侵占的共犯。”

瑞幸财务数据作假一事,是否会影响到与分众传媒在合同期内的合作?许浩律师表示:“如果瑞幸确实存在虚列开支,广告费用中实际履行的部分是不予追缴的,对于没有实际履行的虚列部分,如果存在谋利行为,则属于犯罪所得,是可以追缴的。广告合同可以继续履行。”

对此,《商学院》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