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扣非净利首现负增长,这家药企却把91%利润分红了!


2020-04-08 21:06 | YWYF | 来源:Sfnews

中国基金报见习记者 文景

云南白药今天发布了2019年年报。公司扣除非净利20年来首现负增长,同比下滑21.54%!同比负增长原因为:收入结构变化导致毛利率下降,公司管理费用为9.57亿元,同比增加123.23%。云南白药有三大业务板块,包括健康产品、医药商业和药品。来自光大证券的研报显示,2019年,云南白药的健康品和药品板块,无论在营收增速还是在净利润增速方面,都出现持续下滑状态。尽管医药商业板块净利润增速上涨,但相比190亿元的营收,利润只有4.95亿元。同时,公司研发投入却非常之低。据2019年财报显示,云南白药公司研发人员748人,占比9.21%,投入金额1.74亿元,占营收比例仅有0.59%,。同为“中华老字号”,2018年片仔癀的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为2.12%。2019年财报显示,同仁堂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为1.82%。东阿阿胶2019年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为6.96%,同行业研发水平基本都超过1%。和研发费用的低投入相比,云南白药的销售费用却不低。2019年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例为14.01%,和研发费用占比的0.59%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利润基本全分光

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向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30元(含税),现金分红高达38.32亿元,占当年净利润的比率高达91.83%,基本意味着要把去年所有的净利润都分掉!

公开资料显示 ,2014年至2019年,云南白药的分红分别是5.21亿元、6.25亿元、8.33亿元、15.62亿元、20.83亿元、38.32亿元,分别占净利润的20.87%,22.68%,28.42%,49.86%,59.86%,91.83%。可以看到,2016年后,云南白药的分红就进入了快车道,一路高歌猛进,大股东收获颇丰。那么 2016年发生了什么呢?2016年12月29日,云南白药宣布混合所有制改革事项已获得云南省政府批准。新华都实业集团作为增资方取得白药控股50%股权,增资总额为253.7亿元,新华都实际控制人陈发树入主白药控股。

云南白药:一个漫长的故事

云南白药的创始人是曲焕章。曲焕章(1880—1938),字星阶,汉族,曲焕章7岁丧父,9岁丧母,和12岁的三姐相依为命。1892年,到姐夫袁槐家学伤科。后自己配制百宝丹和其他伤科药方,开始行医。1898年,就医病人日益增加,曲焕章自采药材,与妻加工配制白药和其他伤科用药。1914年,经反复试制和实践,终于集大成始创“白药”。成为江川、玉溪、华宁等地有名的伤科医生。曲焕章年轻时得武当派道医姚洪钧真传,总结云南民间草药学知识和经验,在22岁时成功创制出白药,后取名为“百宝丹”,意思是如太上老君炼丹那样九转百炼而成。当时,国人对中医中药的信任崩溃,普遍看不起草药。曲焕章为滇军唐继尧部军长吴学显治腿,以白药医好了英国医生、法国医生都认为要截肢才能保命的伤势,使国药声威大振。

白药作为外伤药的特殊功效,使它在数次重大战争事件中都留下了身影。

1935年红军长征过云南,截获一批国民党军队物资,其中就有白药,毛泽东指示将这批白药交给卫生部,各军团都分发一些。贺子珍在威舍受伤,杨尚昆在沾益城外的白水遭敌机炸伤,都靠这批白药治好了伤,得以顺利走完长征路。

抗日战争中,滇军六十军4万人参加台儿庄战役,战斗惨烈悲壮之至,滇军将士当时带在身边的,就是受捐赠的白药。

抗日战争中,曲焕章以免费大量向国家赠药来救国,但白药的价值却被国民党政府和军阀势力盯上。普遍被引用的材料是,先有昆明市国民政府借抗日救国之机,向曲焕章敲诈勒索,摊派滇币(当时云南发行的货币)三万,又转脸改口称三万国币,竟折合滇币计三十万。后有国民政府中央委员兼最高法院院长焦易堂以抗日救国为由,把曲焕章骗到重庆,逼他把白药秘方交给由四大家族控制的中华制药厂。曲焕章早已留过话,秘方从未传过子女,是候有德者方能传授,因此一口回绝。焦易堂不罢休,把曲焕章软禁起来,当时是重庆八月气候,外有酷暑,气病交集,白药之王至此竟被逼死。

曲焕章死后,遗孀缪兰英继续惨淡经营。解放后,1955年,缪兰英主动将把秘方交给政府,这件事轰动了当时的昆明。其后,云南制药厂接收“百宝丹”,曲家产业以公私合营的形式加入制药厂。至此,曲氏白药才有了它现在的名字——云南白药。

当时,云南白药除了供应国内市场,还要出口换汇。但由于生产规模的限制,造成国内市场脱销。周总理根据这一情况作了批示:建立一个规模比较大的云南白药厂扩大生产,组织一个云南白药的研究机构;积极筹建云南白药原料生产基地。正是在这一批示指导下,云南白药至创制以来的规模化生产问题终于得到解决。可以说,云南白药的百年命运,与中国这百年来的跌宕命运,一直紧扣在一起。

白药改制

陈发树入主

原本,云南国资委全资控股的白药控股持有上市公司云南白药41.52%的股份,是云南白药第一大股东。云南白药也一直是云南省的优质国有资产,产业布局出色,营收、利润不断提升,是传统中药股的龙头股。

据媒体2018年披露,早在2007年,陈发树参加长江商学院课程时,与云南白药一位工作人员相识,对方把云南白药的发展情况详细向他描述一番,陈发树当时就认为,这是一家非常好的企业。

2009年,云南国资委下属中国烟草总公司提出“清理非烟资产”的战略,促使云南红塔做出决定,转让其持有的6581万股云南白药股份。陈发树得知消息后非常兴奋,参与接盘事宜,为了尽快促成交易,陈发树甚至提前把22亿一次性打入红塔账户。

但是2012年1月17日,中烟以“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由,最终拒绝此次股份转让。

陈发树岂随之起诉红塔。2014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红塔向陈发树返还22亿元本金及利息,驳回陈发树的其他诉讼请求。

官司失败之后,陈发树以及新华都开始从二级市场大额买入云南白药股份。云南白药2015年半年报显示,陈发树及其旗下新华都实业均进入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陈发树合计持股一度进入云南白药第四大股东之列。

在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全面推进国有股权开放性市场化重组背景下,2016年7月,云南白药发公告,云南国资委正与白药控股筹划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2016年7月,云南省国资委最终敲定陈发树为合作伙伴。2016年底,云南白药最终发布了交易公告。交易完成后,新华都成为上市公司云南白药控股股东。随后,白药控股董事会进行了大换血。“新华都系”的王建华、陈春花进入董事会。

据券商当时的研报分析,白药控股混改,是为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管理抉择更趋高效。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陈发树执照的新华都集团以百货、超市为主,并投资工程机械、房地产等行业,积极参股旅游发展公司和矿业,陈发树本人早年以倒卖木材挣下第一桶金,靠与兄弟三人在厦门经营日用品商店起家,后以入股紫金矿业发迹,还入股过青岛啤酒。根据公开的消息,陈发树与新华都此前都没有涉足过医药行业。

2019年,陈发树减持了其持有的894.82万股云南白药,按当年云南白药的平均股价为75元计算,价值6.71亿元。

编辑:舰长

Chinafundnews

版权声明:

《中国基金报》对本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