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紧特惠待遇,美国和香港谁更亏?


2020-06-30 14:05 | YWYF | 来源:Sfnews
好吧,嘴究竟长在特朗普脸上

周四,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涉港国安立法决议。当地时间周五,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宣称中国变“一国两制”为“一国一制”,并表现将取消一切对港特殊优惠待遇。

特朗普指,“港区国安法”是中国片面改变香港“宁静和繁荣的现状”,“违反了1984年《中英团结宣言》中对英国的条约义务”。

他还表现,中方此举是为了将国安机构的影响力,扩展至香港这个“自由世界的桥头堡”,而香港今后“不再享有自治”。

在详细政策上,特朗普称,将打消给予香港特殊优惠待遇的一切宽免政策,除少数特破例,所有美国与香港之间的协议,“从引渡条约到军民两用技术出口管制等”,都市受到影响。

美国国务院也将修订赴港的旅行建议,以反映“因中国国安机构在港监控和执法而导致的风险提升”。

此外,特朗普还威胁将“制裁到场削弱香港自治的港府官员”,但详细包罗哪些官员,以及如何制裁,特朗普并未在讲话中提及。

“叭叭叭”

港府严阵以待

周五,香港特区政府商务及经济生长局局长邱腾华,第一时间针对特朗普讲话回应称,香港一直恪守“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维持高度自治,认为美方的指控并不建立。

邱腾华指,美国和香港的经贸关系建于互惠互利的基础之上,若美方片面改变有关政策或对香港实施压制措施,一定会伤及双方配合利益。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也表现,港府已为美国近期可能对港接纳的种种经济制裁措施作出“富足应瞄准备”。

“美国如在独立关税职位、敏感技术入口和联系汇率三方面临香港作出攻击,香港都不会受到严重影响。”

陈茂波强调,国家的支持将成为香港应对一切倒霉局势的底气,香港也一定会为国家守住金融宁静的大门。

香港面临哪些潜在打击?

历史上,美国凭据1992年《香港关系法》,给予香港有别于中海内地的特殊优惠待遇,而且将香港列为“单独关税区”。据瑞信评估,美国一旦取消上述最惠待遇,香港有三大行业将受潜在影响。

其一为地工业。中美经贸紧张,已经令香港商业运动放缓;美国取消香港特殊优惠待遇,将进一步削弱写字楼及零售物业市场需求,开发商或需要通过减租来维持较高水平的出租率。

在最灰心预期下,办公室及商铺租金或下跌凌驾20%,重回2008至2009年的平均水平;而商品房楼价方面,也将再跌10%,加上自去年6月以来的调整,整体下降幅度或凌驾16%。

其二为航空业。以香港当地航空公司国泰航空为例,其收入约有两成来自美国航线。一旦香港和美国间往来签证收紧,且关税提升,两地航运量必将受到严重影响。据瑞信估测,美国航线空运量每下降1%,国泰就将损失约2.5%的营收。

其三是科技企业。瑞信指,一旦香港失去特殊优惠待遇,凭据美方“301条款”,将失去入口半导体芯片等敏感产物、设备的宽免权。这会直接影响在香港当地设厂的科技公司,甚至迫使其迁出香港。

但另一方面,也有研究指出,美国全面取消香港最惠待遇,短期内对后者的经济生长十分有限。2019年全年,美国自香港入口的货物商业总额不到50亿美元,提高关税对香港经济的打击在可控规模之内。

其次,近年理由于工业升级,香港制造业占其GDP比重只有1%左右;而文化及创意、医疗、教育、创新科技、检测及认证及环保等六项对高科技入口产物有较高需求的所谓香港“六项优势工业”,也仅占其GDP不到9%。

某种意义上,美方以实体工业攻击香港经济,可谓是隔靴搔痒。不外有看法认为,如果中美经贸摩擦恒久连续,美方收紧对港政策或导致香港企业信心动摇,甚至导致资金外流、境外投资吸引力下降,香港的国际商业及金融中心职位或被削弱。

但在“一国两制”经济和社会制度稳定的前提下,香港仍是外商进入中海内地市场的最好通道之一。良好的制度优势和区域定位竞争的相对缺失,使得美方取消香港最惠待遇在至少未来27年可预见时间里,并不能改变香港当前的区位优势。

收紧最惠待遇“动了谁的奶酪”?

美方威胁收紧对港特殊优惠待遇,除不能起到实质效果外,对美方而言,在真金白银上也是得不偿失的。收紧最惠待遇或令香港经济受损,但失血更多的一定是美国。

香港特区工业商业署2018年数据指,香港是美国第三大葡萄酒出口市场、第四大牛肉和牛肉产物市场,以及第七大农业产物市场。

就货物商业而言,美国一直在香港攫取可观的商业顺差。2018年,美国在港商业顺差为311亿美元,香港也成为美国赚取商业顺差最多的单一经济体系。

此外,美国在香港有着极其深入的投资利益。2018年,1351家美国企业在香港设立驻港分部,其中290间是地域总部,434间为地域服务处,尚有627间当地服务处。

停止2017年底,美国在港的直接投资头寸市值高达417亿美元。美国是香港金融行业(银行、投资和控股公司除外)、收支口、批发及零售商业行业的重要直接投资泉源,任何对上述行业的政策管制也将直接攻击美国投资者的收益。

而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职位,背后也有着美国金融机构的努力到场。香港152家持牌银行中的9家和18家限制牌照银行中的5家均为美资机构。

事实上,2018年美国银行业在香港的总资产值和客户存款划分约为1480亿美元和790亿美元,整体占香港银行业总额的约5%,虽然份额不大,但如果特朗普决议收紧相关政策导致香港与外界的银行业务往来受损,美方的金融资产将第一个挨刀。

因此对于特朗普而言,如果他想让香港金融业血本无归,恐怕首先需要过华尔街的资本巨鳄那一关:

“特朗普,还我美元!”

何启明获任劳工及褔利局局长

周六,港府宣布,特首林郑月娥在聘任委员会的建议下,委任工联会立法集会员何启明为劳工及福利局副局长,后者将于6月1日上任。

现年35岁的何启明,现在为立法集会员,并于2012年至2019年期间任观塘区议员。

港府称,何启明热心投入公共服务,包罗曾任香港中文大学校董会成员、香港制造业总工会总做事,以及香港文职及专业人员总会理事会理事,在处置惩罚劳工事宜方面有富厚履历。

公然记载显示,何启明拥有香港中文大学文学学士学位,为工联会成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是港府今年以来,首次委任现任立法集会员为问责官员,也是首位获委任为问责官员的工联会成员。

何启明在Facebook表现,谢谢工联会的栽培,“在新岗位上,我会不忘列位前辈老师的教诲,继续为劳工下层及宽大市民福祉努力事情”。

工联会副理事长麦美娟当天表现,对政府委任何启明为劳工及福利局副局长“感应兴奋”,她表现工联会将继续与政府精密互助。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此前曾两度采访何启明,后者就“修例风浪”时期的“黑暴”行为和港府纾困解难措施举行了论述。

详情请点击下方链接:

灯柱倒下 香港创科黑暗的一天

香港一线:十项民生措施 惠及过百万市民

泉源:直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