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


2020-04-08 19:16 | YWYF | 来源:Sfnews

张静静一手提着治愈患者送的鸡蛋和一手拿着治愈患者送的画。图片来自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微信公号

作者 |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齐钰

编辑 | 健康时报

2020年4月6日晚10:57,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发布官方消息:山东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员、我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张静静,在按规定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期满,即将返家休息时,突发心脏骤停,经医院组织全院专家力量、动用全部可能手段全力救治无效,于2020年4月6日18时58分逝世。

4月7日凌晨0时,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向张静静同志表示深切哀悼,并向其家属表示诚挚慰问。张静静同志在黄冈市抗疫期间,视患者如亲人,用大爱守护生命,被患者喻为“暗夜里的一束光”,展现了医者仁心的崇高精神。

夺走张静静的心脏骤停,哪些原因可以导致?

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原急诊科主任、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心肺复苏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王立祥在4月7日接受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谈到,心脏骤停是急救中非常危急的情况,如得不到即刻及时地抢救复苏,4~6min后会造成脑和其他人体重要器官组织的不可逆的损害。

王立祥介绍,发生心脏骤停一般有三种原因:原发性、继发性、精神性。原发性的心脏骤停或者猝死,主要是基于以往的一些心脏疾患而导致,如冠心病、心肌炎等等。继发性的心脏骤停则不是由心脏疾患直接导致,而是由于其他疾患,譬如此次新冠肺炎就可能由于呼吸衰竭、缺氧等原因而导致心脏衰竭、心律失常、猝死等严重后果。

“从现有的资料来看,静静同仁以往无心脏疾病史,也无新冠感染史(隔离期满,核酸检测三次阴性)。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静静同仁连续奋战抗疫一线身心已极度疲惫。”王立祥谈到,现代医学时代已由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转换,人们的社会属性和社会角色决定了人的思想和心理的复杂性,语言、文字、社会环境、家庭以及附带的各种条件刺激,带之而来的情绪均能对人体心脏、呼吸产生影响,乃至引发精神性心脏骤停。

精神性心脏骤停也可以细分为三种类型:

1、 交感神经系统失衡情绪紊乱型心脏骤停

这种心脏骤停是指因为情绪(喜、怒、哀、思、悲、恐、惊)精神因素而引发的交感神经兴奋与迷走神经抑制导致的心脏骤停。

其病理生理机制为:情绪因素一方面使交感神经兴奋致,肾上腺素和儿茶酚胺分泌增加,后者可以引起冠状动脉痉挛、血钾降低,导致心脏生物电活动紊乱,发生恶性心律失常——心室颤纤,从而引起心脏骤停;情绪因素的另一方面,可使抑制心脏活动的迷走神经张力增高,进而加速抑制心血管系统的活动导致心脏骤停。

2、 呼吸中枢调节异常情绪紊乱型心脏骤停

这种心脏骤停是指因为情绪(喜、怒、哀、思、悲、恐、惊)精神因素而导致呼吸中枢调节异常,引发呼吸性碱中毒致心脏骤停。

其病理生理机制是:情绪因素作为诱因可造成人体过度通气,使动脉二氧化碳分压(PaCO2)降低,低碳酸血症和呼吸性碱中毒发生,使脑血管收缩、脑血流下降、脑缺氧,碱中毒还可使血红蛋白氧解离曲线左移,血红蛋白氧的亲和力大大增加,氧合血红蛋白在组织中难于解离释放而造成组织缺氧,严重者可致心脏骤停。比如临床上常见的过度通气综合症,就是与情绪应急事件密切相关引发的呼吸中枢调节异常以呼吸困难为主的多系统症状性疾病,多无明确的器质性心肺疾患病史,但都有社会精神心理因素为诱因。

3.心脑血管事件激发情绪紊乱型心脏骤停

此种心脏骤停是指因为情绪(喜、怒、哀、思、悲、恐、惊)精神因素激发原有心脑血管疾患而引发的心脏骤停。其病理生理机制是:情绪因素激发加重了原有的心肌结构异常、心电生理异常、血管形态异常改变,从而引起心脏骤停。

比如临床上“章鱼壶心肌病”,此病因发作时左心室心尖呈气球样,与传统日本章鱼鱼篓的圆形底部和窄口相似而得名,又被称做心碎综合征(broken heart syndrome)、心尖球形综合征(apical ballooning syndrome)。近1/3的章鱼壶心肌病患者会因为受到精神因素的影响(如悲伤、惊恐、焦虑、人际冲突、愤怒、挫折等)而发病。当这类患者情感失调时,会因病人心脏的交感神经受体在左心室基部与心尖部位的比例不一样,当患者极度伤心、遭逢压力应激、惊吓或疼痛时,就会造成心尖未收缩,但心室基部强力收缩如气球的情形。有些患者会发现多灶性的冠状动脉痉挛或短暂的心肌灌注不良,甚至有部分诱发室颤而出现心脏骤停。

另外,对于冠心病及心脑血管异常(主动脉瘤、脑动脉瘤、主动脉夹层)基础病的患者,其情绪失调等应激状态时,儿茶酚胺分泌量明显增加。儿茶酚胺除可引起恶性心律失常外,还可使血压增高、微血管内血小板聚集作用增加,导致心脑血管恶性事件的发生,严重者可致心脏骤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