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学历不被认可,“非全”研究生新生开学第一天决定退学


2020-09-16 17:52 | YWYF | 来源:Sfnews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王立芳)近期以来,非全日制研究生就业遭歧视话题连续引发关注。一方面,因结业证书上有“非全日制”四个字,不少结业生被用人单元拒之门外,求职受阻。另一方面,上届结业生的就业逆境也影响到新一届非全日制研究生继续深造的信心。中国商报记者获悉,新学期伊始,已有2020级“非全”研究生新生决议退学。

9月14日是青岛某大学2020级研究生开学报到的日子,但该校非全日制研究生新生肖晨(假名)却在这天盘算主意:退学。

肖晨已领取退学申请表,受访者供图。

肖晨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自己在本科时参军,现在是一名现役武士,想进一步提升学历,为以后退役或转业找事情做准备,于是到场了202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肖晨表现,之所以选择非全日制的学习方式,是由于自己还在队伍服役,无法脱产学习。而非全日制研究生革新后教育部关于“非全日制与全日制研究生的学历学位证书具有同等执法职位和相同效力”的划定,也给他吃下一颗放心丸。

不外,事态的生长超出了肖晨的预料。今年8月初,他加入了一个非全日制研究生微信群,在此看到许多“非全”硕士结业生求职被拒的履历,也从媒体和社交网站上相识到更多“非全”研究生群体面临的就业逆境,担忧自己三年后结业时仍得不到社会认可,于是发生了退学的念头。

而促使肖晨下定刻意退学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报道当天自己与同专业全日制同学的一段对话,“在得知我是非全日制之后,这个同学说,‘那你这个不就是在职的嘛,花钱就能上的’。我听了这句话其实心里很是不舒服,就反问他初试考了几多分,效果他是压着国家线进来的。”肖晨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自己是以横跨国家线73分的结果被录取的,而且他相识到,其所在专业非全日制学生的专业课和公共课都与全日制研究生一起上,只是做实验的时间摆设在周末和节沐日,而且所有考试要求与结业条件都与全日制一致。但旁人的误解以及用人单元对“非全”研究生的歧视,让他担忧自己结业后的出路。

“放弃辛苦备战泰半年考上的研究生,我也很不舍。也有人劝我,社会对‘非全’的接受度正在不停提高,也许等我结业时情况就好了。但如果仍不被认可呢?那我这三年时间不就浪费了?我不想赌,还不如二战去考一个全日制的。”肖晨下定刻意,从学校领取了退学申请表。与他一起决议退学的,另有同专业另外一位“非全”研究生。

记者发现,在微博上关于非全日制研究生的话题下,也不时有学生表达出退学意愿或流露出忏悔选择读“非全”研究生的情绪,他们期待能在就业市场上获得平等的看待。

据相识,从2017年起,我国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开始实行并轨招生,都必须通过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统一考试。非全日制研究生双证齐全,唯一区别为结业证上的学习方式注明“非全日制”。凭据国家政策,注明“非全日制”只是为了区分两者的学习方式,学历学位证书具有同等执法职位和相同效力。

不外,社会对非全日制研究生的认同度并未因招生革新而提升,许多人依旧给其贴上“花钱就能上”“质量水、混文凭”的标签,一些非全日制研究生学子在求职和申请享受人才政策时被清除在外。

随着国家部委发文严禁用人单元设置造就方式(全日制和非全日制)限制条件以及在宽大“非全”学子不停信访举报下,部门单元陆续对人才招聘通告举行增补性说明,将非全日制研究生也纳入招聘规模。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通报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泉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实时更正、删除,谢谢。

[责任编辑: ]